诗,悲伤不是离别和远方

白云和深蓝天空的夜晚
没有人声,却吵杂

刺骨的冷漠变成
情绪的共振
引擎的轰鸣
轮胎和地面的摩擦

透过树荫的灯光踩在脚下
还有围墙上的猫
陪着我
细数着童年的点滴痕迹
和累累伤疤

我重回这里
呆呆的泣不成声
转身离去时
把心里的深刻埋杀

记忆中
妈做家务
腰背会酸痛

那时的我
还是个小朋友
用柔软的小拳头
帮妈捶背
妈妈笑着
说些赞许的话
而后
又开始不耐烦起来

三十年后
我在电脑前
坐了很久
筋骨也有些酸痛了

夜雨
打湿了伞
和我们的鞋
像两个残疾人
互相依偎
前行

去往海的路程
好像变得没有那么远
更没察觉
雨中的土路
有多泥泞

我们相视而笑
却各怀心事
直到被海潮声

扰乱了情绪

夏天是什么
夏天就是在干燥的大晴天里吹着过堂风在凉席上呼呼大睡
就是吃瓜,吃到拉肚子
就是在大雨天靠在窗前听音乐

夏天是什么
夏天就是柠檬香皂的味道
就是在海边看泳装,晒到皮肤发红
就是半夜躺在地板上热的辗转难眠

夏天是什么
夏天就是吃完冷面后的惬意
就是对人生的迷茫,对爱情的惆怅

夏天是什么
是纱窗,是树上吵闹的知了
是麦茶。

回過頭來的時候
心裡有了些許的雜念
想轉過身來
卻又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還在斟酌的時候
已經回不去了
大家早已不在那裡了

我想裝著無謂的神態大笑
又想裝作冷漠的傲慢輕哼
可干裂的嘴唇剛剛張開
眼淚滾了下來

繼續機械的邁著前行的步子
心裡卻在向身後你們已經模糊的身影問著
你們可否等一等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