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思自忖,想得越多,困惑越多。

老百姓们对中医有两个极端的错误认知:

  • 中药是天然的所以无毒。
  • 中医是巫术。


首先,天然绝不等同于无毒,有兴趣可以翻翻本草纲目,我们饮食中有很多食材都是微毒的,不能大量食用。另外,配中药讲究“君、臣、佐、使”,是开药大夫根据病人的体质,临场权衡出的,药性和毒性的一种平衡药方。能治大病的,可能本身有大毒,需要其他解药解毒。而解毒太多,反而降低药效……

中医(不等价于中药配方)落后在于不能精准的继承和考证,有太多凭感觉的东西,中医理论体系庞大,滥竽充数之人也多。所以不是中医不治病,而是中医这种方式不可靠。

时代在不断进步,现在超市随便买一把菜刀,放到过去,可能都算削铁如泥的宝刀。而中医的发展呢,停滞多少年了呢?

作为名头网现任负责人,我就以名头网对姓名的评测规则来谈谈这个话题吧:

第一,平仄悦耳、开闭口音、气有送阻、韵母声母不拗
这几点都是在读音上需要注意的,读起来是否朗朗上口。
比如“朱志书”,三个字都是送气音,读起来嘴巴会非常难受,这一项就不及格了。
比如“张生辉”三字的平仄都是阴平,读起来也不太好听。

第二、快读不连
名字如果读快了,能不能把两个字听成一个字,这一点也需要留意。
比如“王琦安”,后两个字读快了,就会被人听成“王谦”。

1,一百万次的小心能杜绝一次安全隐患,那么这一百万次就有意义。

2,就是有人因为无知或者粗心,把易燃易爆的不安全品带到地铁上,一旦触及爆炸极限或燃点,甚至仅仅冒一些浓烟,都会给地铁运行带来极大隐患。别不以为意,想想那些踩踏事件吧,有时民众的恐慌比危险品的危害更大。

3,自从电子检票取代了人工检票,地铁同时出行的人数猛增。同时聚集的人数越多,危险系数就越高。如果乘坐地铁的人数真像2006年以前那么少,或许真的可以取消安检这个环节了。

4,每天都能缴获很多管制刀具,甚至枪。这些人有想象不到的蠢吧?有人怀疑为什么不贴身放着而非要放进包里,还敢扔进安检仪。就是这么蠢,一个在法治社会相对完善的环境,还保留着这么原始的解决纠纷的方式,可见愚蠢度足够让安检仪拦住他。

4.5,多元化的社会里,人也是千奇百态。一万个人里总会有一两个笨蛋,一万个人里总会有一两个亡命徒。那么好问题来了:北京地铁里每天会有多少个一万?每个月又有多少个一万?

太平日子来之不易,需怀感恩之心,有数不清的人在为你毫不知情的安全隐患付出着心血甚至青春。

近期某重大會議上,代表們提出恢復使用繁體字,引來褒貶無數。因為以我個人而言,是很喜歡繁體字的,因為它表達出來的語感,細膩程度是簡體中文望塵莫及的。從字形來看,繁體中文顯得更漂亮。如果在互聯網上,使用繁體中文我并沒有異議,但是如果讓我用手寫繁體字,估計沒寫幾個,手就酸了。

繁體字有時的確能更準確的表達字面含義,台灣的痞子蔡就舉過這樣的例子:繁體中文的“干”和“幹”在簡體中文里都寫作“干”,那么如果有一本書的名字叫做《我干妹妹的故事》,那只從書名來看,就無法直觀的判斷這本小說到底是青春文學還是情色文學。另外在百度貼吧也有這樣的整人帖子“我女朋友下面的味道怪怪的”,點進去后帖子写着“可能是因为酱油放多了”。繁體字中的“下面”的“面”和“麵條”的“麵”,在簡體中文里都是“面”。如果這個帖子的標題用繁體字來寫:“我女朋友下麵的味道怪怪的”,就不會發生歧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