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名头网现任负责人,我就以名头网对姓名的评测规则来谈谈这个话题吧:

第一,平仄悦耳、开闭口音、气有送阻、韵母声母不拗
这几点都是在读音上需要注意的,读起来是否朗朗上口。
比如“朱志书”,三个字都是送气音,读起来嘴巴会非常难受,这一项就不及格了。
比如“张生辉”三字的平仄都是阴平,读起来也不太好听。

第二、快读不连
名字如果读快了,能不能把两个字听成一个字,这一点也需要留意。
比如“王琦安”,后两个字读快了,就会被人听成“王谦”。

1,一百万次的小心能杜绝一次安全隐患,那么这一百万次就有意义。

2,就是有人因为无知或者粗心,把易燃易爆的不安全品带到地铁上,一旦触及爆炸极限或燃点,甚至仅仅冒一些浓烟,都会给地铁运行带来极大隐患。别不以为意,想想那些踩踏事件吧,有时民众的恐慌比危险品的危害更大。

3,自从电子检票取代了人工检票,地铁同时出行的人数猛增。同时聚集的人数越多,危险系数就越高。如果乘坐地铁的人数真像2006年以前那么少,或许真的可以取消安检这个环节了。

4,每天都能缴获很多管制刀具,甚至枪。这些人有想象不到的蠢吧?有人怀疑为什么不贴身放着而非要放进包里,还敢扔进安检仪。就是这么蠢,一个在法治社会相对完善的环境,还保留着这么原始的解决纠纷的方式,可见愚蠢度足够让安检仪拦住他。

4.5,多元化的社会里,人也是千奇百态。一万个人里总会有一两个笨蛋,一万个人里总会有一两个亡命徒。那么好问题来了:北京地铁里每天会有多少个一万?每个月又有多少个一万?

太平日子来之不易,需怀感恩之心,有数不清的人在为你毫不知情的安全隐患付出着心血甚至青春。

夜雨
打湿了伞
和我们的鞋
像两个残疾人
互相依偎
前行

去往海的路程
好像变得没有那么远
更没察觉
雨中的土路
有多泥泞

我们相视而笑
却各怀心事
直到被海潮声

扰乱了情绪

夏天是什么
夏天就是在干燥的大晴天里吹着过堂风在凉席上呼呼大睡
就是吃瓜,吃到拉肚子
就是在大雨天靠在窗前听音乐

夏天是什么
夏天就是柠檬香皂的味道
就是在海边看泳装,晒到皮肤发红
就是半夜躺在地板上热的辗转难眠

夏天是什么
夏天就是吃完冷面后的惬意
就是对人生的迷茫,对爱情的惆怅

夏天是什么
是纱窗,是树上吵闹的知了
是麦茶。

海景公寓

2011是被诅咒的一年,数不尽的哀伤离别悲痛惆怅与灾难。

咪墩儿去世
一只沉稳可爱不贪嘴不胡闹的温柔小猫永远离开了,它整整陪伴了我2年。就像痞子蔡说的那样,它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出现,却又在我运气回转时离开,并尽全力的死在我很难发现的地方。但它在死亡的一瞬间,一向贪睡的我却在凌晨5点突然惊醒……下葬它的路很远,我骑着车边对它的尸体滔滔不绝的讲话,然后到沉默不语。咪墩儿,上船了吗?替我占个好位置。

租住海景公寓

这是第二次有轻生的念头,第一次是在高考期间。当我发现自己的异常后,果断离开北京,不顾家人的反对,在葫芦岛租下了一个能看到海的房间。这是我憧憬已久的事,眺望海平面听着音乐,伴着浪潮声入眠。以及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写写东西看看书。是的,我都做到了。可我为什么觉得这些都不过如此?难道真的是生活在别处?

海边的负氧离子让我开朗不少,也放弃了探寻人生意义与价值的课题。有些问题,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而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和地点,可能也会有相斥的答案。所以,找得到答案与找不到,又有何所谓呢。海景,美得超过想像,海边的生活,不同于想像。

获得新浪认证博客
一直都想弄一个认证微博,先从新浪再到腾讯,后来又回到新浪。我一直在想,如果认证批下来了,我会好好的经营它。它下来了,我却发现原来无话可说。从踌躇满志突然降到仅仅为了满足个人内心小小的虚荣高度。未曾得到的渴望,未必会如你幻想的那般美好。这个话题又辗转到人生意义的思路上了,不想再继续。

会骑电动三轮车

是的,我像个小屁孩,美滋滋的骑着电动三轮车穿梭在乡间麦田,绿油油的风景让心情大好。第一次骑三轮车的人骑快了会很容易侧翻,仰仗着我的平衡能力,至始至终太平无事。我什至还本能的想在过弯时甩尾(漂移),结果是尾巴没甩过来,我连人带车冲上了一个土坡。

没发布新版本的排版助手
我在去年初的计划里,写着至少更新两次排版助手。结果又一次放了自己鸽子。前列腺肥大的人吐个痰、写段代码都会分叉,虽然我没有这个病,但敲代码就像前列腺患者撒尿一般困难。

还是很胖
虽然目前还没亲耳听见有人叫过我死胖子,但我想我这胖子离死也不远了。曾制定过一套无痛苦减肥方案,实施后立见成效,在我心花怒放后就忘了坚持。目前依旧在胖子与死胖子之间徘徊。

最后
哭过笑过,这是个多愁善感的悲伤年。生离死别和活着的意义,在两者之间反复煎熬。我知道这是成长中必不可少的历练,也只希望自己的内心能够早日强壮起来,做好面对更大悲怆的准备。或许2012年就是一场新的洗礼。